老牌直播平台遭遇“中年危机”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dyimaxinnuo.com/,英超

业绩持续下滑,遭遇做空质疑,陌陌和欢聚这对“难兄难弟”在各自的十字路口选择了不同的方向。12月3日,有市场消息称,陌陌低调推出新的游戏品牌“MANAGAMES”,致力于海外游戏的发行与研发。

按照陌陌的营收结构,游戏是贡献最小的一项,2020年三季度同比还减少了49%,但新游戏品牌上线,还是让外界嗅到了业务“想创新、要变阵”的味道。欢聚的消息则集中在资本层面,宣布出售YY、被浑水做空等。

由于欢聚和陌陌都是较早投身直播的平台,现各自形成了陌陌+探探、YY+BIGO的组合,且探探和BIGO的增长都可圈可点。对比营收额,欢聚总是高出陌陌一大截,进入2020年,仅营收同比保持增长这一项,欢聚就让陌陌了无颜色。但如果去掉要出售的YY,欢聚剩余的营收在2020年二、三季度均低于陌陌。在战略层面,陌陌坚持“造长尾”策略,调整内容结构、推新产品,欢聚则热衷于资本操作,不断“卖卖卖”。

在一堆陌陌财报的新闻里,新游戏品牌“MANAGAMES”的关注度不高,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,陌陌相关人士针对这个新品牌也未予回应。之所以仍然提到这一品牌,是因为陌陌少有曝光的海外业务,这可能是陌陌求变的另一条路。

与欢聚不同,陌陌聚焦在国内市场,由直播、增值服务、移动营销、移动游戏四个板块贡献营收。2020年三季度,陌陌营收37.67亿元,其中直播服务营收23.75亿元、增值业务营收13.31亿元、移动营销营收5040万元、移动游戏营收800万元。

与去年同期相比,上述四板块的表现并不理想,只有增值服务营收同比增长25%。直播、移动营销和移动游戏同比分别减少27%、38%、49%。

相反,欢聚的营收结构十分简单,不论是老业务YY还是新支柱BIGO,营收来源都是直播和其他。

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,“营收结构多元总比单一好,这是陌陌相比欢聚的一个加分点。欢聚有直播依赖症,因为没有用户体系,用户之间的联系不好。而陌陌是社交软件出身,有收取会员费的基础,这让商业模式有更多的想象空间”。

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两家的营收额和增幅。2020年前三季度,欢聚营收分别是71.5亿元、58.4亿元、62.86亿元,相应同比增长49.6%、36.3%、36.1%。陌陌在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明显不及欢聚,分别是35.94亿元、38.68亿元、37.67亿元,而且较上年同期均出现下滑,同比降幅分别为3.5%、6.8%、15.4%。

但欢聚在发布最新财报时宣布,将以36亿美元的价格出售YY。如交易案完成,欢聚营收将由BIGO支撑,2020年三季度BIGO营收33.95亿元,几乎追平陌陌。

不过,在王超看来,欢聚营收增长不可持续,“欢聚直播业务已经被挖掘到底了,现在的增长是暂时的”。

抛开营收结构,对比产品可见,当下陌陌和欢聚都是老业务和新引擎的组合,陌陌是陌陌App+探探,欢聚是YY+BIGO。两家直播鼻祖面临了同样的问题,老业务下滑新业务增长。

具体到陌陌,2020年三季度陌陌主App的营收从2019年三季度的41.39亿元减少至30.37亿元,同比减少26.6%,这主要是由于直播服务净营收的减少,但增值服务净营收的增长部分抵消了这一影响。探探营收从2019年三季度的3.1亿元增至7.29亿元,同比增长135.2%,这主要是由于直播服务净营收的增加,同时较小程度上受到探探增值服务净营收增长的影响。

事实上,从探探并表陌陌以后,营收从2019年一季度的2.95亿元一路增至2020年三季度的7.29亿元,几乎每个季度都实现了环比正增长。进入2020年后,增幅明显加速,三季度较一季度增长91%。

欢聚与陌陌的情况类似,但BIGO的增速更迅猛。同样以2019年一季度到2020年三季度为区间,BIGO营收从3.96亿元增长到33.95亿元。2020年二季度,BIGO 30.6亿元的营收首次超过YY的27.8亿元,成为欢聚最大的营收来源;2020年三季度,BIGO将差距进一步拉开,营收33.95亿元,较YY高出5亿元。

“BIGO营收增速较好,是因为欢聚以直播起家,已经有了一整套直播变现、英超运营的经验。探探最初只有增值服务这一种商业模式,从2020年起才开始有规模化的直播收入,两种营收加在一起增速开始起来”,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向北京商报记者解读。

对于探探而言,2020年三季度也有特别的意义。这是探探披露直播营收的第三个季度,直播营收3.97亿元,第一次超过增值服务3.32亿元的营收额。陌陌和探探的整体发展路径十分相似,都是以社交起家,后以直播为营收主力。不过未来陌陌会不会像欢聚一样主App被新业务赶超,却不是个简单的问题,原因在于两者的选择不同。

“陌陌并不是一开始就做直播的,2016年陌陌发现了直播金矿,以后开始突飞猛进。YY有直播基因,但发家业务是PC直播,不如陌陌这种移动互联网原住民更懂移动直播。现在这两家都在直播赛道面临瓶颈。欢聚冲击移动直播无力,陌陌正面PK抖音、快手压力不小,都在寻求差异化竞争”,王超直言。

从一系列出售案中不难看出,欢聚的精力更多在资本操作上,透过高管近年来传递的信息,陌陌更重视调整内容结构。

在解读2020年三季度财报时,陌陌CEO王力表示:陌陌主App直播业务的结构性改革已经取得初步进展。用来判断生态系统健康程度的关键量化指标已经开始呈现改善迹象。

财报中对陌陌直播营收同比下滑的解释,也提到了内容结构调整:“陌陌直播营收减少,主要是由于陌陌主App直播业务中进行了结构性改革以重振长尾内容生态,同时较小程度上也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付费用户,尤其是高额付费用户的消费意愿带来的负面影响。探探直播服务营收的增长部分抵消了来自上述两个因素的压力。”

“以普惠的理念扶持创作者,这是直播平台输出的普遍态度,但大主播往往多在抖音、快手、淘宝上诞生。陌陌只能做长尾小众秀场直播,在大平台得不到倾斜资源的主播,可以在陌陌找到生存空间,平台与主播互相需要”,王超这样分析陌陌内容结构调整的原因。

对于接下来的计划,王力表示,陌陌会继续改善内容,主要集中在产品调整后续的生态恢复和改善,收入不会是重点。目标是,年底前在长尾内容生态重塑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,这样内容团队就能专注于收入增长,在2021年内把直播业务带入增长轨道。